资讯

文物档案 | 韩城鼎---传播“德”的礼器

时间:2019-07-16   浏览:851
 

韩城鼎---传播“德”的礼器

 

清•乾隆《韩城县志》记载,北宋中叶韩城曾出土一尊青铜鼎器,学术界称“周•晋姜鼎”,亦称“春秋•韩城鼎”。藏于北宋宫廷宣和殿,失于“靖康之乱”文博大厄。其形制、铭文等最早见著于欧阳修《集古录跋尾》、吕大临《考古图》、王黼《博古图》等古籍。北宋欧阳修、刘敞、杨元明最早对鼎铭文进行梳理,后有孙诒让、吴生、于省吾、郭沫若、陈连庆等学者相继述议。据王黼《博古图》所示,“韩城鼎”为附耳挂边,平沿外折,弧腹平底,下承三蹄足。腹部饰波曲纹,颈部、足部饰兽面纹,有铭文有121个字。史著称:“其铭文款识条理,有《周书•誓诰》的文法,其纹饰也精妙绝伦,可谓一时之冠。”

 

鼎器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印信。起源可以一直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新石器时代。早在7000多年前就出现了陶制鼎,作炊食器。而其真正发展的最高峰则出现在商代与周代时期。商代鼎为祭祀容器,周代鼎为立国重器,极具“高大、显赫、尊贵”之意。周代国君或王公大臣在重大庆典或接受赏赐时都会铸鼎,以旌功记绩。所以,无论在内容上还是形式上都表现出浓厚的政治与文化特征,成为一个历史时代的鲜明标识。

 

标识黄河文化的历史信物

 

韩城历史久远。始于夏,夏商称雍州龙门。至于周,先为国,后为邑。西周为韩侯国、梁伯国、芮伯国。春秋初,称谓韩原。春秋至战国,始终处于秦晋共处与争夺的前沿,形成独具一格地域文化。

 

“韩城鼎”产生于春秋初期,器主为晋文侯夫人晋姜。其铭文叙述的是晋姜辅助晋文侯建功立业的事迹。晋姜是齐国宫廷女子、晋文侯夫人。晋文侯(公元前805年―746年)是晋国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君主。他辅佐周平王东迁,为东周初年的局势稳定作出重大贡献,深得周平王的倚重。在他统治时期,晋国迅速崛起,出现其历史上第一个发展高峰期。公元前757年,晋文侯灭“韩侯国”改称“韩原”。在春秋初至战国长达500年之间,灿烂的中原文化以他天然吸引力,为逐渐崛起的秦人提供向东东扩展的良机。韩城则始终处于秦人与晋人共处与争夺的前沿,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蕴育出韩城地域文化在陕西东府位居一格、率领风骚的地位。作为韩城现存最早的物资文化遗产,“春秋·韩城鼎”是秦晋文化交融碰撞后出现的一种个性文化色彩。铭文中“经雍明德”和“慎身敬德”思想,为韩城地域文化形成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丰富多彩的社会价值。

 

传播周公“德之说”的礼器

 

周公“德之说”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较完整的政治与伦理思想。其要义可以概括为“慎身勤政、慎政明刑”。这是为政之常理,但对身处高位、手握重权者来说,要自觉践履、始终以之,实属不易。因为人自身的本能、欲望与作为文化规范的“德”有所冲突:当人处于支配地位而又缺少外界压力与制约时,往往会放纵自己,凌虐他物。所以,周公诫之以“德之说”,对权势者行为引导与规范。要真正成为有道德文化的人,就必须以“德”规范自己、克制自己。这一简朴说教,在古老的华夏文明中广为传布,影响深远。

 

周公“德之说”思想最早见诸于铜器文,备受学界关注莫过西周早期大盂鼎、晚期毛公鼎和春秋初期韩城鼎。大盂鼎是周康王告诫盂(人名),殷代以酗酒而亡,周代则忌酒而兴,命盂要敬承文王、武王的德政。毛公鼎铭文是宣王对毛公的诰辞,其中要求毛公应“慎身勤政,慎政明刑”。韩城鼎铭文记载:晋姜辅助晋文侯“不暇荒宁,经雍明德,宣邲我猷,用绍匹台辟,敏扬厥光烈,虔不坠,鲁覃京师,乂我万民”。以及“康柔绥怀”、“绰绾眉寿”辞句和“自求多福”夙愿,闪耀着民族智慧和民族精神的璀璨光辉。

 

 “德之说”的基本理念

 

周公“德之说”思想在中华民族文化发展中的具有重要地位,开启了华夏文明的新局面。“德之说”基本理念有三:

 

第一是“自求多福”。意在引导人们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,人能享有多大的福、禄、寿,取决于自己的德行。这一民本思想在中国思想史上是极具革命意义的伟大进步。

 

其次是“敬德保民”。“敬德”是对德保持敬畏之心。“皇天无亲,惟德是辅”。保民就是保社稷、保国家。“民之所欲,天必从之”。保民的核心是“根据民情、民意来治理国家”。

 

第三是“勤政无逸”。周公告诫必须勤于政事,反对逸乐,反对不作为。“人无于水监,当于民监”。要求官员不要把水当镜子,而要把老百姓的感受当作检验自己为政得失的镜子。这对于我们今天的干部教育,很有启迪意义。

 

周公的德政思想,经春秋到西汉,逐步理论化、系统化,成为后来仁政思想的核心。在规范、引导人的社会行为上,周公“德之说”和儒家思想是同一思想大川上的源与流。从周公的“慎身敬德”,到孔子的“克己复礼”,再到孔子后学的“诚意慎独”,我们看到的是一条古圣先贤修炼道德、提升人性的思想之旅。

 

“德之说”与核心价值观

 

春秋·韩城鼎所传承的周公“德之说”思想,与当今的社会道德建设有着密切的文化关联。

 

“韩城鼎”铭文中“经雍明德”、“慎身敬德”蕴含着为人之理,闪耀着民族文化、智慧与文明的璀璨光辉,为我们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、恪守职业道德、达到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的境地提供了有益的借鉴。  

 

“经雍明德”是倡导先做人,再做事。要求净化自己的德行,达到内心清明清正;要求举止良善,能显示自己的美好人格行为。

 

“慎身敬德”是修炼道德,以保其身。要求自觉践履,慎身慎政;要求和善友好,泽厚祈福。

 

文化是民族的血脉,是每个人可以共通共享的因子。司马迁史记博物馆以传承民族优秀文化为己任,在抢救整理清•乾隆《韩城县志》之后,组织专家对灭失的“韩城鼎”进行抢救复原。数典不忘宗。旨在让更多人能够分享到这一民族文化的精华。让历史说话、让文物说话,传承祖先的成就和光荣,弘扬民族传统美德,诫敕鞭朴,管束自己,驱使自己,让这一古老的文化印信在实现“中国梦”的征途中发挥其应有的作用。

 

(陕西司马迁史记博物馆馆长 秦忠明撰文)

 

1564642341881113.jpg

 

 附1、韩城鼎铭文隶定:

 

惟王九月乙亥,晋姜曰:余惟嗣朕先姑君晋邦,余不暇荒宁,经雍明德,宣邲我猷,用绍匹台(读yi)辟,敏扬厥光烈,虔不坠,鲁覃京师,乂我万民。嘉遗(读wei)我,锡卤积千两,勿废文侯显命。俾贯通弘,征繁汤榷,取厥吉金,用作宝尊鼎,用康柔绥怀远迩君子。晋姜用祈绰绾眉寿,作疐为亟,万年无疆,用享用德,畯保其孙子,三寿是利。

 

1564642407925181.jpg 

 

附2、韩城鼎铭文词句大意:

 

在周平王九月乙亥这一天,晋侯夫人晋姜说:我继承我逝去的婆婆来管理晋国,我不敢安于逸乐,经常注意品德修养,慎重谋划事情。辅佐我的夫君晋侯,恭敬虔诚,发扬光大其事业,永不坠落。壮美我的京师,治理我的万民。晋侯嘉奖我,赏赐我食盐千两。我不会废弃晋侯尊贵的命令。我派人贯通道路,去征收繁汤的赋税,取得上好的铜料,用来铸成这件宝鼎,用“康乐和顺”以结交远近的君子。晋姜祈求“宽裕、广大、长寿”成为晋国的根底和准则。晋国万年无疆,祭祀不绝,永远保佑其子孙长寿。 

 1564642420291105.jpg

司马迁史记博物馆荐读

 


返回